正规实盘杠杆平台排行
正规杠杆平台排行

Keep被曝1.52亿去向成谜,核数师普华永道不干了!

  • 2024-05-20 00:26
  • 76

来源 | 深蓝财经

作者 | 吴瑞馨

上市才刚过去半年多,keep的戏就快唱不下去了。

短短半年时间,keep的股价就从42.4港元的最高点,跌到最低的3.45港元,200多亿港元灰飞烟灭。其中,仅最近三个月,伴随着大批股东解禁,keep的市值蒸发了128亿港元。

图片

而另一个巨大的是冲击是,和keep合作还不到一年的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,辞任了keep的核数师,并指出keep新加坡和香港两家附属公司合计1.52亿元费用去向成谜,给投资人和机构心里埋下疑似财务造假的种子。

即便keep立马做出回应,并且发布股份回购计划,短期内确实让股价有一定程度的回升,但这对如今成立十年却依旧没能持续性盈利的keep来说,不过是治标不治本。

keep究竟能否走出如今的“梦魇”?

1

三个月股价暴跌84%,

keep还被指1.52亿费用去向不明

2023年7月12日,keep正式登陆联交所上市,发行价为28.92港元。上市一个多月,keep的股价就登上了42.4港元的历史顶点。

但在这之后,keep的股价便进入下行通道,尤其是进入12月后,keep更是经历了三次“断崖式”下跌,股价就从28.8港元暴跌到如今的4.4港元的水平,股价暴跌84.7%,市值蒸发128亿港元。

但其实,在这期间,keep公司基本面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,所以,keep究竟是怎么了?

细看这三次“断崖式”下跌的时间节点,可以发现,keep股价下跌的主要原因就是解禁。

首先是12月4日,keep被上交所纳入“港股通”候选股票,按道理来说,这本身应该是一件好事,意味着Keep可以获得更多的流动性。但令人没想到的是,keep股价却突然大跌27.56%,次日再跌11.58%,两天就将股价跌下20港元;然后是12月27日至1月15日,这也是keep跌得最惨的一次,股价从16.22港元跌到5.86港元,其中1月4日,一天内股价就暴跌34.11%。

直接原因就是解禁。2024年1月1日,keep首发股东中的26位股东迎来解禁,涉及42745.43万股,占总股本81.32%。1月12日,又有两位股东解禁,股数约8873.04万股,占总股本16.88%。

最后一次暴跌则与keep的财务状况相关。2月9日,keep发布公告称,合作了还不到一年的普华永道突然辞任了核数师一职。普华永道还在公告中指出,2023年6月30日~7月6日期间,也就是keep赴港上市前夕,keep新加坡和keep香港两家附属公司存在两笔总计1.52亿的费用去向不明。

图片

对于普华永道的质疑,keep在公告中解释到,2023年9月26日,Keep新加坡与A公司签订了市场营销推广终止协议,并于2023年10月至11月,A公司将该8700万元分次悉数退还给Keep新加坡,且Keep审计委员会已委聘了一家位于香港的律师事务所(调查小组)协助审计委员会调查市场营销推广交易。

但对于普华永道指出的keep香港公司的相关交易,keep并没有作出说明。

这些投资人损失惨重

keep股价的暴跌,也让一些投资人损失惨重。

天眼查显示,Keep一共进行过9轮融资,总融资额超过6亿美元。资方中不乏高瓴资本、高盛、软银愿景基金等国际知名机构,还包括腾讯等互联网巨头。其中F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超过了20亿美元。

图片

按照keep如今股价计算,其参与C轮之后的投资机构均已出现了浮亏,其中就包括高盛集团、Coatue Management、腾讯投资、高瓴资本、软银愿景基金等明星基金公司。据新浪港股计算,截止1月31日,亏损前三的软银愿景基金、天进贸易和时代资本,累计浮亏2.85亿美元。

图片

其中,损失最为惨重的还是F轮等后期参与的投资者。据最新股价,keep的总市值只剩下23.18亿港元,折合美元只有不到3亿美元,相较F轮融资的估值缩水了85%。其中最惨的软银远景基金,已经浮亏1.68亿美元。

而此前的接连暴跌中,已经有投资机构坐不住了。据新浪财经,1月11日和15日,五源资本先后通过旗下四实体减持223.64万股,持股比降至4.90%。依照收盘价粗算分别将423.44万港元、823.78万港元落袋为安。

当然,keep也做出一定的应对策略。2024年2月14日,keep发布自愿性公告,宣布将动用最多1600万港元回购股份。这招确实有效,短短3天就将keep的股价从3港元拉升到了5港元出头。但效果也确实十分短暂,4天后,keep的股价又开始了持续阴跌,很快又跌回了4港元的水平。

可以预见,如果keep依旧保持现状无法止跌,未来或许还有更多的投资者和机构们减持止损。

成立十年仍在亏损,

四年巨亏近60亿

事实上,近年来因为解禁股价大跌的股票并不在少数,但像keep一样跌得这么惨的,也确实不多。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keep没有可靠商业模式的支撑,亏损还在持续扩大,难以看到盈利的希望。

作为一家坐在互联网风口上起飞的互联网健身第一股,keep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早期。2014年,在移动互联网刚开始大爆发的早期,各种类型的APP如雨后春笋般快速涌现,这时,一名即将毕业的90后大学生王宁,想分享自己减肥的经历,有了创业的想法,同年11月,这个计算机系毕业生就自己编写程序并上线运营,这就是keep。

keep推出后,很快就获得了市场和资本的关注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一直没有上市,也迟迟没能实现持续盈利的keep,也不断受到外界的质疑。

keep的创始人王宁在2015年时就曾表示,如果keep在2016年不能成为一家盈利的互联网公司,那么便不再有什么机会。

但实际上,在此后的几年里,keep依然没能实现盈利。据招股书显示,2019年~2022年,keep分别亏损7.29亿元、22.40亿元、29.08亿元、1.046亿元,四年累计亏损达59.8亿。

直到2023年上半年,keep的经营范围从内容一路扩展到智能健身设备、和配套运动产品,这才帮助公司在上市前夕实现了扭亏。根据2023年中报显示,Keep 2023年上半年营收为9.85亿,净利润就达到了11.95亿,但在非国际财务报告计量下,经调整净亏损还是达到2.23亿。

而在这份财报中,帮助keep实现扭亏的关键业务,竟然是卖奖牌。keep“卖奖牌”模式源自线下马拉松纪念奖牌模式,“咕咚”最早将该模式引入到线上,但可keep真正将其发扬光大,靠着好看的设计,以及和各大知名IP联名,keep奖牌成为年轻人中的“另类潮玩”。在小红书和二手平台上,有不少keep奖牌的相关话题和帖子。此前,网上曾一度传出“Keep卖奖牌入账5个亿”的传言,虽然之后Keep否认了这一传言,但却透露,卖奖牌已经成为keep如今最要的盈利点。

但对keep来说,这一业务并不存在护城河,很容易被同行复制,这也意味着,keep是持续盈利问题,依旧没能解决。更关键的是,2023年上半年,keep的营收和月活用户也出现下滑。这给原本就苦难于盈利难题的keep,雪上加霜。如果接下来情况继续下去,keep或将滑向更加难以预计的深渊。

猜你喜欢